【双花】我觉得我表哥和他室友有奸情(六下)

这次我更得好快有没有啊哈哈哈哈


充分意识到了每天写一点囤在电脑里的重要性


孙大大继续讲过去的故事,妹子表示我听你讲都听得口渴了


孙大大心里觉得自己这辈子头一次这么啰嗦




正文:




高二下学期的第一天,孙哲平睡了整整三个课间才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哪里不对呢? 
 


天气没有异常,班里没有转学生,课间也是一派风平浪静,让他舒舒服服补回了昨晚熬夜打游戏牺牲的睡眠。
 
等等,课间风平浪静?
 
孙哲平努力把自己酸麻的双臂往空中伸了伸,在心里琢磨起了这个词。
 
总觉得久违了啊。
 
这么想的同时他也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某个让他生活得鸡飞狗跳的人不见了。
 
没人在教室门口大喊孙哲平你小弟找你,也没人一口一个老大叫得他心头起火……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就算原本喜欢安静的人,习惯了有个话唠在身边之后也不会排斥热闹。整整小半年时间张佳乐都在孙哲平身边叨叨叨,如今的孙哲平已经是面对唐僧也能面不改色的级别了。
 


然后张佳乐突然不来找他了。


中二少年孙哲平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会主动去找张佳乐的人,于是他一副太好了总算没人烦我了的样子淡定地过了几天。


淡定地过了一个月。


继续淡定地过了又一个月。


继续继续淡定地过了好几个月。


……期末了。


习惯这种东西,养成不容易,戒掉也不容易,可是只要时间够久,都很容易。


孙哲平觉得自己渐渐习惯了过回以前的日子,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就趴在桌上补眠或者盯着窗外发呆,放学了骑着自行车优优哉哉晃回家写作业打游戏。每次经过高一楼,张佳乐的名字依然在宣传栏里闪闪发光,但不大的校园里,两人却从来没碰过面。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


可能是脑回路终于恢复正常,回忆往昔觉得自己蠢到不忍直视之类的……孙哲平想。


不过怎么着也该跟人说一声吧?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断绝来往也太不厚道了。孙哲平继续想。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一脑门子的汗,觉得夏天真不是个适合想心事的季节。


孙哲平的座位靠窗,稍一转头就能看见操场和周围的树木,有几群男生正顶着炎炎烈日在太阳下打球。以前孙哲平也爱打,不过随着年级越来越高,学业压力越来越大,同班同学都放弃了这些业余爱好,他也只能随大流,每天窝在教室里看书发呆睡觉,和中老年准退休干部无异。以前张佳乐曾经缠着他要学打篮球,结果孙哲平拿手象征性地比了比他的身高,对方就乖乖偃旗息鼓了。


孙哲平闲极无聊试着想象了一下张佳乐打篮球的样子,结果除了被球打到头以及过人时把自己绊倒了这种搞笑画面之外什么都想不到。


学生时代的人总觉得成绩就是一切,学霸作为成绩碾压众人的存在,好像其他方面也该样样精通,但张佳乐好像不是这样的。孙哲平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这人不但没有无所不能的超人体质,反而是幸运E和死蠢的象征,甚至脑回路清奇得孙哲平想要烧香拜佛求他正常一点儿。毕竟他可从来没见过有哪个学校的学霸上来就自己物色了一个像校霸的人还想给对方当小弟的。


思绪在这里徘徊不前,孙哲平纠结地皱眉,抹了抹脑门上新冒出的一头汗,再次感慨夏天不是个适合想心事的季节。


窗外传来操场上男生们的喊叫声,被闷热的空气一捂也变得模糊不清,但有个男生的嗓门特别大,喊声清清楚楚传进孙哲平耳朵里。


那个人喊:“张佳乐!!篮板球!!快——哎好样的传给我传给我!!!”


椅子被突然站起的动作带得在地上拖出巨大的声响,孙哲平顾不得班里同学投来的眼神,半个身子都伸出了窗外,睁大眼想看清操场上的情况。


张佳乐去打篮球了?!什么时候会的?!还抢篮板球?!


……居然还抢到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张佳乐吗?


孙哲平很想冲下去看看,顺便堵住对方把话说清楚,可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上课铃就响了。


他有些无力地坐下来,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太他妈不像话了,自己看自己都烦得要命。


磨磨唧唧温温吞吞,一点不像个爷们儿。纯爷们儿和朋友之间有什么不痛快,一定会拽着对方说出来,不爽大不了打一架,打完了两人心里顺畅,该怎么勾肩搭背照样怎么勾肩搭背。哪像现在,一个人闪避技能max,另一个人没事儿就在心里纠结一下,要是异性的话这种奇怪的场面都要赶上谈恋爱了好吗!


在心里痛骂了自己一顿,孙哲平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逮到张佳乐,把所有不明白的地方都好好问个清楚。


可惜,决心有了之后孙哲平却发现自己没有时间了。正值期末,即将步入高三的他有做不完的作业和复习不完的知识点,而张佳乐那边已经开始考试,整栋高一楼一片死寂,只在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后爆发出短暂的热闹,晚自习之后更是冷清,住校生在教室里继续用功,而走读生就像进入海里的鱼,一瞬间就融入街上的人群之中不见了。


再一次见到张佳乐,已经是孙哲平毕业前夕。


张佳乐个子蹿高了不少,头顶刚好到孙哲平眉骨位置,也许是在打篮球的缘故,整个人瘦得像根竹竿,但他的肤色根本不受阳光影响,还是和以前一样白。


他站在教室门口,笑嘻嘻地喊孙哲平出来一下。


喊的是孙哲平的名字,而不是以前的老大。


孙哲平顿时就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不过他脸上依旧一片淡漠,慢吞吞走过去丢了一句:“有事儿?”


张佳乐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居然伸手过来勾住他的脖子亲热地道:“这么久没见面你都不主动来找我。”


孙哲平:“……本大爷忙,没时间陪你玩儿。”


张佳乐勾着他脖子的手使了使劲儿:“要高考的人脾气真是大,我找你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是来跟你说声加油。”


孙哲平不费劲儿地挣开他的手,眯起眼看着他道:“这才快两年没见吧张佳乐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张佳乐笑眯眯地无视了他的问题,接着说:“我觉得咱俩可能考不到一个大学去,以后没缘分,说不定就见不到了,高考怎么说也还是很重要的,你可别跟以前一样懒懒散散不在乎了啊,作为你兄弟看着你考得很烂我也会心情不好的。”


孙哲平听他哇啦哇啦一通讲,迅速直接地……扬起了拳头。


“卧槽孙哲平你干嘛突然打我肚子!”


“没啥,就是在想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


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是体验到了


本来说的修一修就发结果我又脑补出了一堆对话和细节


于是昨晚一边痛苦地嚎叫着我tm为什么要脑补一边加了戏份


然后就写到了今天


然后我发现六下爆了我内心设定的字数标准【哭着跑走


09 Jul 2015
 
评论
 
热度(1)
© 阿七 | Powered by LOFTER